页面载入中...

  托马斯说叔叔很“损”,带他在镇上闲逛的时候会停下来,指着一个女士说:“那个人那么矮,走成那个样子,会不会是女巫?”“以至于我在成长过程中遇到任何相同打扮的女士,内心都会打一阵寒颤。”此外,叔叔还带托马斯到乡间徒步,在植物繁茂的山上,如果看到地里长蘑菇,叔叔就会对他说:“你要闭着眼睛绕着走,否则你会踩到女巫,未来7年会遭遇很多厄运。”

  童年故事里令托马斯恐惧的女巫,长期“定居”他心底,后来又被诉诸笔端,成为《欢迎来到黑泉镇》中的“凯瑟琳”。

  托马斯塑造的女巫“凯瑟琳”,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可以诅咒人和散布咒语。于是村民就把女巫的眼睛和嘴都缝起来。但是“凯瑟琳”没有离开村庄,她会在街上走来走去,出现在别人的床边。

  每一盏灯就如同一个舞台,光影下发生着无数的故事与戏剧。它可能见证日常生活的苟且与浮世的挥霍;也可能目睹了地缘政治、经济、文化的高谈阔论,或者人际间种种情感交流以及复杂的权、利、欲交易。管怀宾的这组由数百张摄影重构的影像作品《顶光》,就如同无人的舞台,或者电影中的空镜头,它亲历并寓言着情节与故事。

  流隙是物质的侵蚀和流变;是岁月对于历史与记忆的打磨过滤,是无数的精彩时刻被挤压消耗的瞬间。这部9分25秒的影像,记录一座由陶土砂浆铸造的塔在水下不断侵蚀坍塌的过程。虽然图像与画面有着物理般的界面和诗意的视觉,但泛浮的水泡与坠落的流砂其实穿梭刺痛在艺术家的身体与所有末梢感知之中。

  在《格子花园》作品中,莱提宁游离于二维和三维之间。 树枝弯曲着,附着在漆成黑色的金属网上,强制于二维表面。 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的树枝“平面”重叠在一起,在空间中形成多层、轮廓清晰的树枝和网状丛。 观者可以沿着房间的一侧更深入地置身于其中,穿过投射影像。

admin
黑龙江:初步预计2019年GDP增长4.5%左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